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留言板  
邮 箱: 密 码: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网上文库>小说

小肥大瘦和二顺-打工宿舍人物 —孙春云

发布时间: 2019-01-04 11:09:52   作者:   来源: 市文联

小 肥

 

小肥是安徽人。

这间宿舍里,小肥人缘很差,这可能同他爱听收音机有关。每天下了班,冲了凉,上了床,小肥便要拧开那台老掉牙的收音机,调到专播流行音乐的台,翻来覆去地听。一天就这么打发了。

当初小肥搞来这台收音机,大家也没说什么。偏偏小肥喜欢放大音量,且没个谱,有时半夜三更吵个不停。日子一长,闹得人们神经兮兮,就恼小肥,说他缺乏集体观念,自个家似的。

这段时间厂里赶货,深夜下了班都喊累,想睡个好觉。小肥偏像跟大家作对,每晚搞得宿舍跟鬼子进了村似的,恨得人们牙根痒痒。一天晚上趁小肥出去,睡小肥下床的明仔怒冲冲地翻上去,把那台收音机照墙撞了几下,撞成了哑巴人们松口气,今晚能睡个好觉了。小肥回来不知咋整了几下,收音机又哇哇喇喇唱起来,让人哭笑不得。

有一天上班,大伙都迟到了,每人扣三十元,明仔还被车间主任指着鼻子骂了一顿娘。下班回来,人们七嘴八舌地怪到小肥身上要是没那劳什子吵了睡觉,咋会迟到呢?赶着小肥冲凉没回来,明仔摔煤饼似的把那台收音机摔在地上,大家你一脚我—脚踩得七零八落。

小肥回来立时灰了脸,晓得人们暗算他,一声不吭睡下了。第二天垮着脸去上班。小肥在窑头放砖,那天不知怎么手就被电机咬了一口,三节手指没了,只能毎天呆在宿舍养伤。

大家不忍心凑起钱买了水果和营养品。小肥呜呜哭着不要。人们心里酸酸的,都出门在外何必呢?

十天后,小肥辞了工要回家。临走,他眼泪汪汪的,嘴唇翕动半天,才说:“我对不起大家那收音机……”

明仔从衣兜摸出一台袖珍半导体收音机,拍在小肥另一只手里:“三洋牌的,早买好了,就等走时送给你!”

小肥却推着不要。他腿迈出门槛,又掉下一串眼泪……

晚上,宿舍静静的,大伙眼睁睁地睡不着。明仔翻过身,叹口气:“咱听听收音机吧。”

便拧开收音机,调到音乐台。过几分钟,听到里面传出一个女性甜丝丝的声音:“陈军军为双彩厂102号宿舍的打工朋友点播一首歌,祝大家生活愉快……”

人们一震,双彩厂不正是我们厂?我们宿舍不正是102号?陈军军不正是小肥的大名?

空气凝了一霎,紧接着歌声溢出来。正是韦唯那首《爱的奉献》。大伙不觉就跟着唱起来,唱得都很投入,每人眼中泪盈盈的……

 

 

 

 

大瘦老家在河南。

大瘦瘦棱棱的,尤其那张脸,紧绷绷像面鼓,这与他吹口琴多少有点关系。

大瘦爱吹口琴。

每天傍晚,太阳磕山那阵,从宿舍外面的竹林里涟漪般荡出阵阵悦耳的口琴声。大瘦自编自演的音乐会便开始了。制衣厂一个叫花花的水灵鲜嫩的妹子是这台音乐会的总指挥和唯一观众,据说大瘦和花花在穿开裆裤那阵就海誓山盟了。

大瘦曾透露,干完今年就回家和花花签订一份“终生合同”。

通常,先是百灵鸟般欢快明丽的小调拉开这台音乐会序幕,接下来才是充满绵绵情意蛐蛐儿似的如怨如诉婉转悠扬的爱的咏叹调。偶尔也会激起雄鸡般昂扬浑厚的奏鸣,这种变奏,让人感受到爱的力量。间或有了停顿,人们也猜测大瘦可能穿插一些别的内容,比如亲下嘴什么的。

正当人们沉浸陶醉在这充满和谐共鸣的乐章之中忽然有一天,从竹林传出阵阵喑哑生涩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开始好似半夜里一只蹿上屋梁的猫叫,后来又像一只在荒原上觅食的狼嗥。人们一惊,心想出事了。果然过一会儿,大瘦醉酒似地从竹林晃出来,踉跄地进了宿舍,往床上一栽,随手把口琴往床底一丢,蒙起被子睡了。

第二天,第三天直至后来,竹林静悄悄,大瘦再没摸过口琴。

后来才听说,花花嫌厂里辛苦,进了发廊。大瘦咋也拦不住。再后来就有人看见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花花搂着一个肥佬的腰坐在摩托车上兜风。大家暗暗替大瘦惋惜。

大约三个月后,一个早晨,人们忽然看见面色苍白的花花丢魂似地站在宿舍区的门口。之后大瘦请了一天假,晚上一个人醉醺醺回来,躺在床上就不省人事了。

第二天清早,大家睡梦中隐约听到了一阵呜呜咽咽的口琴声。后来琴声变了调,仿佛一群野马对着秋风嘶鸣,很是惊心动魄。

人们一下子惊醒过来。大瘦的床铺空了。

快要上班时,花花又来找大瘦。人们说大瘦走了。

花花进来看见大瘦的床铺真的空了,才相信。

她软软地坐在床上,哽咽着哭起来:“大瘦哥,俺不要你的钱,俺得下的这病……咋能用你的血汗钱来治?大瘦哥,你去了哪儿……”

哭得凄凄切切,人们听了有些难受。

大瘦去了哪儿,无人知晓。

 

二  顺

二顺是辽宁人。

二顺出来快五年了,刚出来时腼腆得跟个学生,一晃就变成顶天立地的大后生了。二顺在厂里混得不赖,当机修班的头儿

差两个月就过年了。宿舍里人们脸上都藏住几分笑,每天净议论些回家的话题。二顺自打出来就没回过一次家。那么老远回去可不容易,要赶四天四夜火车呢!

本来,二顺今年也没打算回家过年。可人们都嚷嚷着要回家,二顺心里就不舒坦,好像就自己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没个家似的。那晚不知怎么梦见了回家,坐在自家火炕上吃羊肉饺子。吃得浑身汗津津的,一连干掉五碗!醒来一摸,口水湿了半个枕头。呆怔半天,打定主意,回家!不为别的,就为吃一顿香喷喷的羊肉饺子!

早上上班,人们看见二顺晃进车间主任的办公室一会儿,听得里面好像在吵。便有人偷偷趴在玻璃上往里看。这一看都吓一跳,平时只知卖力干活的二顺正气汹汹指着车间主任的鼻梁问:“你到底签不签?”

车间主任把茶杯狠狠往桌上一墩,杯盖叮当掉在地上:“现在请假要按旷工算,请一天假扣你两天工资!”

二顺脖颈一梗:“扣就扣,我不在乎!”

车间主任哼了一声:“请了假年终奖一分钱也捞不到,你别后悔。”

二顺也跟着哼一声:“不就是几个钱!”

车间主任噎住了,悻悻道:“不签。”

二顺一拍桌子吼起来:“不签老子炒了你!”

车间主任脸气得煞白,一拳把二顺杵在椅子里:“你,你敢?请假理由呢?”

二顺站起来气呼呼地嚷:“老子想回家就是理由!”说着,竟哽咽起来。

车间主任脸上的肉扯了扯,叹口气,挥一挥手说:“回吧,离放假还一个多月呢,便宜了你小子!”

趴在玻璃上看的那几个人一颗心放下,溜回来干活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跟头绵羊似的二顺竟发那么大火,敢跟车间主任拍桌子,也不怕砸了饭碗?

二顺当天下午就走了。临走时,他流着泪对大家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啦,就是想回家……”

大家听了鼻子有些酸。

据说,二顺这次回家,在厂里创下记录:敢跟绰号叫“希特勒”的车间主任拍桌子,还给他当了一回“老子”。


主办单位:佛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联系方式: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公正路28号银都大厦8楼市文联
电话:0757-83283118。ICP备案编号:粤ICP备05098089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12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