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留言板  
邮 箱: 密 码: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网上文库>散文

大地清华映清晖——肖志勇

发布时间: 2018-05-03 15:31:50   作者:   来源: 市文联

很久,在外乡苦思羁旅,不见故乡的山水,和朗月,和清风,和未曾久远的青春。我来到了一座小城,凤城,彼处,有绿色芭蕉和淅淅沥沥的雨,还有锅耳屋檐的黑,小巷的石阶青苔,洗白了我岁月的坚强和柔弱。
        与你落座,清晖园,你是我最柔美的女子,你有惜阴书屋的光阴,澄漪亭的月夜,还有状元堂遗留的氤氲文气,和四边的风,然后起身,又坐下,如是,唯美的时光,一身栖息了你柔软的静安。 

喜欢这里的一草一木,亭台楼榭,尤其我喜欢青眼有加的英德英石堆叠的狮山斗洞,在这里,我能吸到浩瀚天宇里汲取的大地清华,那奇崛褶皱古朴清晖的英石堆砌的狮子,豁然开朗的斗洞,每一块石头都是故事,大地清华浸淫的仙气成了故事最好的背景,岭南石头大匠用他们的心中丘壑,叠起了广东四大名园清晖园的山山水水,设若没有狮山和斗洞的英石,清晖园就少了大自然的精魂。上次伦教镇在清晖园举办全国英石展览,世间珍品英石,映射了了所有天宇的光辉,含英咀华润清晖,我醉在黑山白水之间,恍若清晖园的主人,抚摸着英石的脉络。 

坐在清晖园里的红蕖书屋古旧的椅子,有木头厚实的声响,想象着手里把盏瘦小的紫砂壶,几许翠绿的春茶叶尖,窝在青瓷杯底,疏散开来 ,夹杂着风花雪月,蛰伏了四月的雨,清清澈澈。我与这里的风物注定是美丽的邂逅,哲思一样的无语,四月的天空,有青釉,和鹅黄的时光,散落你的心间。
        若青春,可以作注,我已经赌上最美的风华,或惊艳,或落魄,或流徙。可是,我的青春,远离三月烟雨,远离人面桃花相映红 ,青袖拂去一切赌注的结局,我知,我没有爱可以完整地设局在清晖园,设在这个缱绻的烟雨之中,在碧溪草堂,在澄漪亭,在青山绿黛高远处。我的爱,散落了,就有了人间俗气,牖启着自己心事的故事,永远就是那么几件媚俗的过往。
        摊开手掌,光华菲薄,如你,是我。岁月,将你的微笑,埋在了时间久远的伏笔里。我知道,我们不敢糊弄自己的中年,每一次岁月的伏笔,都那么跌宕起伏,惊心动魄。我们虽然是凡夫俗子,但也有风沙四起,折戟提刀之时,我们被绝尘而去的岁月戎马带走了所有的温婉和轻软追忆,只留下苍凉,有点苦涩的江湖气息,恬淡于经久的清晖园光环下,一座小城,有如此清幽的庭院,在惊艳的光彩玻璃里,在小姐房的妆奁里,我闻到靜姝的香息。
        我与你明心见性,你曾是是静态的一方俗世欢场,这里演绎了顺德官人和商业大贾的前世今生;我是当下安然的游人走卒,近距离相对无言。忘,是佛偈,不忘,是流年,谈何容易。笃笃而去的,不是心音,而是千年不曾跫足的张望。在森冷的榕树下,我想摆了几杯酒,等后半夜的残月莅临,有一爿爿垂下的榕丝,做成一帘幽梦,此刻,不是最美的心境,举杯吧,左手跟右手的把盏言欢,浅浅笑而已。眼眉低垂的不是回忆,而是年老的留恋。细数一番风细柳斜的心事 ,沉沉地跟残月西去,当初的挥斥方遒,竟是如此不堪,不堪的破涕为笑。我的青春是狂草,一顿一挫之间,就流失了所有的魏晋风骨,你的流年,是所有庭院的静美秩序,化为清晖,在狮山斗洞的一小方天地里,裸露出英石特有的光,引来世间顿悟,全国各地所有英石的美,在这次展览里,印满了你的柔媚。
        在光阴的故事里,把回忆酿成一坛薄酒,如若不醉,那就是宿命,醉了,就是荒芜了年华锦瑟。而光阴的两岸,终究没有杨柳岸,晓风残月,没有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我明白你这座人去楼空清晖园的心意,你就是明清时代留下的最美庭院,在这里与我相遇,我无需赘言,我必与你相忘于江湖,相笑于灵河界的三生石之畔,以沧桑为饮,年华为菜,在百转千回之处,悄然离开,转身而去  ,忘川,有你,没有我,或者,有我,没有你。如此,朱砂泣血,黄昏依旧!  映照出狮山斗洞里三生石的光辉,好让古旧精致的石英岁月褶皱,伴我徜徉,大地清华映清晖。

 

作者简介:肖志勇,笔名米涂,华南师大中文系研究生,现为佛山作协理事,佛山诗社理事,顺德作协秘书长,容桂文学会会长.发表个人专著《沉思录》,先后在《粤海风》《粤海散文》《作品》《佛山文艺》《岭南文学》《南飞燕》《语文月刊》等杂志发表文章,目前是《珠江商报》副刊的专栏作家,《佛山教育》的责任编辑。 


Copyright © 2013 Foshan Federation of literary and Art Circles All Right Reserved
佛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粤ICP备050980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