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留言板  
邮 箱: 密 码: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网上文库>散文

女儿红——晓峰

发布时间: 2018-05-03 15:31:50   作者:   来源: 市文联

我不爱喝酒,也不懂酒,但对于女儿红却情有独钟。家中常备一坛,逢姐妹们小聚时,温上一壶助兴。先将枸杞、乌梅、姜末放入酒中,用套壶隔水温出味道后,稍放凉,入口前再调一些蜂蜜。温酒的过程像一套茶道仪式,让我那一帮姐妹们有了青梅煮酒的兴致。三杯两盏入喉,女人们的话题便伴着酒香拉扯出来,不知不觉中打发出几个小时的美妙时光。

说到女儿红,似乎从来不陌生,但让我产生兴趣了解这种酒却是因一部90年代上映的电影《女儿红》。剧中老店王在女儿花雕刚出生时,就精心酿制了一坛女儿红,黄泥封坛,泥头加印,许下心愿,希望菩萨保佑女儿花雕一世平安。老店王将酒埋在自家院中的夹墙里,准备作为花雕出嫁时的陪嫁,谁知这一埋就是七十年。剧中中年到老年时期的花雕由归亚蕾主演,演这部片时归亚蕾已50出头,对于这样戏骨级的艺人来说,对角色的演绎早已是从容不迫。不刻意显山露水,却举手投足间把江南女子温婉的气质和风韵拿捏得恰到好处。只可惜人如花,爱飘零,偏偏心如旧,只能日复一日地守着残旧的院墙独自啜饮。让戏外之人不由得为一个女人青灯背后的漫长等待而唏嘘不已!一坛女儿红把三代女人在不同时代背景下的幸与不幸点点滴滴透过七十年的光阴氤氲出来。再饮女儿红时,便觉多了许多酒之外的味道。

其实,女儿红的故事早已源远流长。早在东晋时期,上虞人稽含所著的《南方草木状》中就有“女酒、女儿红酒为旧时富家生女嫁女必备之物”的记载。因此,女儿红也被叫作女儿酒。相传古绍兴一带自那时起就有“生女必酿女儿酒,嫁女必饮女儿红”的习俗。每逢有人家生女儿时,都会精心酿制一坛坛女儿红,埋藏在桂花树下,待女儿年方十八出嫁时,开坛宴请宾客,亦有“九九女儿红”的说法。这样的说法总能带给我许多诗意的想象。想象某个古老清凉的夜晚,某户人家的女儿呱呱坠地,父亲用早早备下的糯米制成一坛坛女儿酒,细细地装坛封口,然后深埋于后院的桂花树下,也埋下父亲对女儿一世的心愿。我想,那样的夜晚一定是有月亮的,小院里定是花影浮动,酒香阵阵……

    或许,每一位父亲的心里都酿着一坛女儿红吧,只不过其中的滋味随着女儿的成长酸酸甜甜各有不同。

一次,到某体校办理案件。事毕,一个年青的拳击教练开车送我回单位。因是第一次见面,车上便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着。聊着聊着,教练的语调突然变了,极轻柔地告诉我他刚当上爸爸了,生了个女儿,快2个月了,有了女儿后觉得人活得谨慎和仔细了。我不禁侧过脸去打量身边的这个大男孩,那么一个孔武高大的拳击教练居然满眼柔情,整个人都好像柔和了。那一刻突然被他打动了,心里不觉一帘暖意飘入。想起余光中先生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世界上没有东西比稚龄的女儿更完美的了”,“在父亲的眼里,女儿最可爱的时候是在十岁以前,因为那时她完全属于自己。”这时候的女儿是父亲童话里的小公主,而父亲则是童话城堡里的国王,可为女儿呼风唤雨、摘星捧月。父女俩的城堡风和日丽,城池稳固。父亲心中的那坛酒酿出的是甜甜的味道。

然而,这样的日子时日无多,随着女儿渐渐出落得如花似玉,城外的毛头小子们随时准备攻城掠地,父亲的角色不经意间从一个全能的国王变成孤单的守军。眼睁睁看着某个毛头小子与女儿里应外合,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自己筑垒多年的城池洗劫一空,内心何等惊惧与不甘。

L君是我的高中同学,在一次聚会上,曾向我们“抱怨”:生女儿比生儿子累多了!生儿子只要管住他一个坏小子就行了,可是生了个女儿,一天到晚提心吊胆,不知要看住多少个坏小子!L君性情爽直风趣,率真却从不失儒雅,是每次聚会的核心人物。那天说这话时此君义愤填膺,眼睛瞪得圆圆的,好像那些“坏小子”就在他的对面,如有什么坏念头闪过,他立马会挥上几记老拳。看着他当时的样子,想起这个当年的“坏小子”高中时给某女生塞纸条的趣事,我不禁哑然失笑。

高先生是我一个案件的当事人。办案过程中每每给我电话都在千里之外,是个走南闯北的人物。某日回到佛山请我喝茶,案件沟通完毕,居然也和我聊到将来找女婿的事。说将来女儿交男朋友一定要让女儿把那小子带过来给他考察过才行。我立马指出他的这个想法是一个悖论。我说,如果那小子和你女儿两情相悦,你考察不合格也没用;如果是你女儿一头热,你考察合格也没用。他说那不一定!我只要和那小子吃一顿饭,就能判断出那小子对我女儿是不是真心实意,而且我要事先对那小子进行调查。我问如何调查?高先生转了转眼珠,露出一抹狡黠的笑,说有很多办法的!你懂的!即便我是律师,也想不出他会怎样调查,心里不由为将来那个小子捏把汗。不知那小子到时如何应付这只“老狐狸”!高先生心里的那坛酒,酿到了这份上,连茶气里都飘出淡淡的酸味。

对于父亲们而言,可能是最显无奈的是女儿真正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一方面嘴上说着要把女儿早早嫁出去,另一方面心里想着自己20多年来小心翼翼的疼爱与呵护从此无处安放,怎生的落寞与不甘!对于父亲们而言,女儿是上天对男人最体面的成全,女儿是男人的童话,是自己稀世的作品。虽然这件作品可能不那么完美,但却是世上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心头好。想着自己珍藏了20多年的宝贝,却要在一夕间易主,老国王从此退居二线,内心的城池顿生荒芜。可能做父亲的最不从心所愿和伤感的瞬间,就是在婚礼上把女儿交到另一个男人手上的时刻了。这一交,交出了女儿对自己20多年的依赖,自己要从此放手,看着女儿迈向另一个男人。

想起去年此时一帮朋友们来我家小聚。一坛女儿红,喝得怡然酣畅。恰巧司徒夫妇和我家都生有漂亮女儿,两家的先生又一向相谈甚欢,自然少不了说起养女儿的心得。司徒先生聊着从女儿恋爱到出嫁自己“呕心沥血”的过程,我家先生则不紧不慢地晃着酒杯,嚅嚅道:“我们不急,不急!”。虽然我家公主早已出落成一个长腿大美女,但在我先生心里显然还没有真正长大。而司徒先生在与毛头小子们几番攻城掠地的较量之后,已是风轻云淡,学会和城外的小子握手言和,接受自己从一个老国王变成女儿家花园里看花护草的老园丁的现实。那一个下午,阳光斜斜地从外面照进来,在一帮女人们也是曾经的公主们的谈笑中,两个性情温厚的男人眼神里有几许怅然、几许茫然,女儿红的酒香在客厅里淡淡地飘着,回韵悠长……

 

                                                                                             (作者为禅城区作家)


Copyright © 2013 Foshan Federation of literary and Art Circles All Right Reserved
佛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粤ICP备050980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