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留言板  
邮 箱: 密 码: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网上文库>评论

诗坛又听大风歌—— 叶延滨

发布时间: 2019-01-03 17:33:03   作者:   来源: 市文联

    广东出才子,我曾在读到诗人张况的新古典主义诗作后感慨。

诗人张况,年少气盛,特立独行,持才交友,风流倜傥,朋友间相处,总是以笑脸回答各种难题,是个心里装得下事的诗人。

这些年,张况的新古典主义作品《诗意三国》、《唐朝》,还有写历史文化历史人物和事件的系列作品,都在诗坛引起好评。我认为,这是一个才子从胸中溢出的酒墨,有文气,也有酒香。

广东省作家协会算是慧眼识君,前年到北京召开了规模宏大的“广东新实力”推介会,被推出的广东精英中,唯一的诗人就是张况。正是这个会议之后,我才知道张况还有更大的“野心”,他要完成一部十万行近200万字的《中华史诗》!

诗坛上有野心的人不少,吹破牛皮最后显出江郎才尽的悲催人物更多。因此,我曾对张况的这个“巨大野心”抱有保留态度。但佛山这个地方真是灵秀之地,张况在这里以书法、文章和美酒打发寻常百姓小吏岁月的同时,以18年的坚韧,呕心沥血完成了十万行的《中华史诗》,此巨著史诗分21卷,上溯远古神话,下至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大清。他不是用韵文来重写历史,而是用抒写中国《荷马史诗》的“野心”,以《史记》司马迁为高标榜样,让自己的灵魂重游中华历史长河,重新复盘重大事件,再次相逢那些叱咤风云的中华精英与枭雄,与他们唱和呼应,也与他们交锋评说,张况以诗人的灵感“让沉默的石头开口说话”,以诗人的激情唤醒“一条河与一条江的呐喊”,摆在我们面前这十万行的长诗,就像一个巨大的军团,矗立在那里!我感到,这18年的漫长岁月对于张况来说,是一场持久的征战,他重新经历开拓与征伐,经历阴谋与政变,经历梦想与毁灭,经历涅槃与新生,与历史同在,与一个伟大的民族同行,十万行长诗是张况的中华文化长卷,可歌可泣,无论如何,这是值得举手致敬的中华文明的纪念碑式的作品!

《中华史诗》篇幅宏大,诗人用十万行长诗,重新书写了中华民族伟大而自豪的历史,而这“长征”式的神曲,自始自终都由诗人张况亲自引领着读者去看去想去重新解读:“秦:铁腕版图或跋扈文化大一统”,“西汉:龙行虎步的帝国荣光”,“东汉:洋葱头帝国虚弱的内核”“三国: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花鸟册页”……读到这样的朝代描绘,读者能感受到张况胸中的另外一派一统江山的绚丽斑斓风貌。首先,这部长诗所显示的史诗风格是中国的,是当代的,更是张况的:“酒足饭饱的始皇嬴政\业余喜欢带上大小随从\以公费旅游的考察方式\到新张帝国的各地巡游\他极为铺张的烧钱行为\迷失了乱花公款的持守\阳光下兑水的官方数据\被娱乐化的结晶封死\泰山邹峄山和梁父山上\留下了他们时尚的脚印\泾水渭水黄河和洛水中\漂浮着他们虚胖的足音\到这样的风景名胜踏青\权当是下午茶后的散步\\面对这满目大好河山\始皇帝抑制不住激动\他喜欢到处题字勒石\好将霸业统一的威名\嵌进世人挑剔的眼帘……”。我抄下这样的章节,读者会感受到“中国的、当代的、张况的”史诗风格。这种风格一是“中国的”:张况在文坛西风东渐的大气候中,坚持新古典主义写作,让他有了定力,这个定力就是他认定自己的写作使命是承续中化文脉;这种风格二是“当代的”:张况以当代精神和当代视野,重新审视和解读历史,因此在浩若瀚海的描绘中华历史的作品中,能够有新的坐标和地基;这种风格三是“张况的”:在当下的中国诗坛,尽管张况的作品,不是最先锋,也不算最精致,但张况的诗,自新古典主义以来,其笔下的宏大气势,万千气象,纵横恣肆,心驰神往,很难找到与之相似的诗风。十万行长诗不可能处处花团锦簇,也有可以挑剔甚至争议商榷之处,这是圣贤也难于避免之事。我向读者力荐张况这部长诗巨制,是因为这部长诗确实能担当“史诗”这个称谓,会引领读者重新审视和关注我们从何处来,又是怎样在复兴与衰落的波峰浪谷间走了过来的。

《中华史诗》以历史为经纬,编织出一幅幅气象不凡、风起云涌的奇绝画卷。同时,又是一部中华文明的大百科全书式的奇书。在这部长诗中,张况不仅向我们重新展示了那些重大的历史事件与非凡人物,而且还全方位多侧面的展示了历史人物的政治智慧、历代的法制体系、不同王朝的社会问题、疆域的开拓与外交、国家与社会的人伦结构、思想与宗教、宗法制度与宗亲血统伦理、文化特色与哲学、市井与商业消费、民族精神与民族融和、科技与艺术的进步演变等等,这些都显示了张况较为扎实的国学修养,同时也让人感到诗人在这些领域的思考与困惑:“穿过《神灭论》火星四溅的理论\范缜用布衣草履装扮的半截自信\点亮史册中昂首阔步的理论心烛\\富贵贫贱纯属偶然\神神鬼鬼岂能当真……一个敢于起来与时代叫板的人\他一定踩痛了时间的尾巴。”这样的“百科知识”有诗人的判断,更有诗人的思考的意趣火花,而对于封建帝制的议论与哲思更显出诗人思想的力度与深度:“一次性买断产权的帝业\靠压近感威慑刚需住户\那升级后无解的民心方程式\困扰着帝国凶狠暴利的月供……”读到这样有力度同时又深入浅出的诗句,会激发读者的想象空间。

    《中华史诗》的史诗架构和它百科全书式的广博深厚,使我们想到“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这部史诗的意义还在于它可以“以史为鉴”,思考我们在复兴中华的进程中的现实。在对外开放的近三十多年来,中国文坛上多了浓重的以西化为标的风潮,诗坛一方面有了开放多元的格局,另一方面又在妄自菲薄,甚至也出现了装腔做势的“二毛子”之流,这使诗坛有了PM2.5般的雾霾!

张况能以开放的视野重新审视祖国的传统与文化,以自信的努力书写中国文化的历史长卷,我以为,这是中国文化自信心和自觉性的复苏,这是一个值得高度肯定的成果,希望在读者和批评界更多的关注下,张况的《中华史诗》开出一派新风!

 

 

 

(叶延滨,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诗刊》原主编)


主办单位:佛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联系方式: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公正路28号银都大厦8楼市文联
电话:0757-83283118。ICP备案编号:粤ICP备05098089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12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