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留言板  
邮 箱: 密 码: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网上文库>评论

朱佳发:什么宝座可以让我成为王

发布时间: 2018-05-03 15:31:58   作者:   来源: 市文联

这是一首较真的诗歌,天才的木头与天才的木匠的较真,让《最后的木匠》孤傲而决绝。

在国人的语境里,”“两用。天生我材(才)必有用即相通。这么说来,对此诗的理解就简单了,木匠面对的即诗人面对的

是,也不尽然。

我们先从先入为主的开始。

很不幸,终于轮到当木匠的,赶上的却是无树可伐”“无材可用的时代,太多太多的麻木”“太多太多的朽木,木匠何为?

这是所不愿意看到的,但却是真实的困窘。怎么办?来吧钢锯,我愿献出内心之屑,最后的好木,以献出内心之屑的方式成就好木匠;来吧刨刀,向我颠狂的/思想索要刨花,最后的好材,以祭出脑袋的决绝,飞扬思想的刨花——“直到脑海上的浪花朵朵/反扑正在蝶泳的木头

这时,我们要注意蝶泳的木头,这不是大胆的想象,而是全诗的一个诗眼,透过这个隐秘的诗眼,我们方得以窥见隐秘的真相。

这隐秘的真相就是:我为何较真;什么宝座可以让我成为王。

至此,我们便从表层的伸手可触的物质层面的,而慢慢进入高于物质的精神层面的了。这,已经不仅仅是人才的了。

面对蝶泳的木头的花哨、轻佻与虚荣,作为不可一世的天才,却要凿孔见光,并且以童年苦难的回忆做一把独椅。这把独椅,是低调地沉潜之天才的宝座,本真的宝座,它可以让我成为王。

独坐本真的宝座,就是独自与麻木和朽败较真——拒绝麻木与朽败,坚守离群索居的孤傲。

 “可能我是/用太阳作墨斗,给天空和/大地弹线,一直较真的那个人。这个较真,是王者的较真:一个不可一世的宝座,成就着不可一世的王者。

当然,这个不可一世,其实就是独善其身与强大自身,是不与麻木与朽木为伍的清高和决绝品质。

这种质地的,已经是时代的稀缺品了。

 

 

附诗歌原作

 

  最后的木匠

 

  高世现

 

这世上已无树可伐

太多太多的麻木

今天终于轮到我当木匠

斧伐丁丁,横向我身

感到恶心为止

一个好木匠需先得好木

来吧钢锯,我愿献出内心之屑

 

这世上已无材可用

太多太多的朽木

来吧刨刀,向我颠狂的

思想索要刨花——

直到脑海上的浪花朵朵

反扑正在蝶泳的木头

 

再给我不可一世的天才

凿孔见光:然后取我一段

童年苦难的回忆开槽——

做一把独椅,留给自己

 

这就是宝座,它可以

让我成为王。可能我是

用太阳作墨斗,给天空和

大地弹线,一直较真的那个人


Copyright © 2013 Foshan Federation of literary and Art Circles All Right Reserved
佛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粤ICP备050980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