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留言板  
邮 箱: 密 码: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网上文库>评论

石湾陶艺“三原色”—杨凡周

发布时间: 2018-05-03 15:31:58   作者:   来源: 市文联

201510月,佛山市文联在封伟民陶艺工作室举办了“陶.三原色——魏华封伟民冼有成陶艺作品展暨研讨会”。展览和研讨规模不大却很别致,引起了陶艺界关注。除活动本身的学术含量外,主办单位对参展艺术家(研讨对象)的选择也别具匠心。

魏华、封伟民、冼有成是石湾最具代表性的中年陶艺家。如果把泥、火、釉比作陶瓷艺术的三原色,那么魏华、封伟民、冼有成三位艺术家的作品所表现出来的艺术追求,也可以看作是当代石湾陶艺的三原色。冼有成借助陶瓷材料,把中国传统艺术的写意精神发挥得酣畅淋漓;魏华运用前卫的艺术观念和手法,在泥与火的交融中表现出现代人的精神世界和审美取向;封伟民则试图在传统与现代之间寻求平衡,在对传统陶艺的传承与超越中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和观赏价值。正是这“三原色”的交流、碰撞、融合,构成了石湾陶艺多姿多彩的世界。

三位陶艺家中,冼有成无疑最具浪漫气质。这位石湾陶艺界的“奇人”身形瘦削,神情坚毅,留胡须,戴牛仔帽,很容易让人想起神圣庄严的巴勒斯坦战士形象,但实际上他却闲适淡泊,散漫不羁,颇具中国传统文人性情;他独立特行,喜欢思考,从不人云亦云,却又生性幽默,善于以自由轻松的心态和机敏灵动的才思,去塑造东方朔、济公这样充满机趣、生动活泼的人物形象,创造轻松诙谐、情趣盎然的喜剧情境;他平时沉默寡言,拙于言辞,偶尔却又出语不凡,惊世骇俗;有时如哲人睿智深邃,有时又像儿童般天真无邪;他以陶艺为生,但其工作状态却更像是专业创作或业余遣性而非为稻粱谋,人们总是看到他在饮茶,在旅行,在摄影,在画画,在打牌,在玩微信……只有真正来了灵感、有了冲动,才会无拘无束地尽情发挥自己的才识妙趣。他作品不多,但每一件都各有新意。据他自己统计,从艺三十多年,他出的作品还不到两百件。尽管不少收藏家愿意出钱预定作品,冼有成也不敢答应——他不能保证按时“交货”。不懂他的人说他懒散,懂他的人说他创作态度严谨。对他来说,创作既是生计的需要,更是生命的需求,是源自生命的激情与冲动。

石湾陶艺把孤品称为原作,把翻模的复制品称为精品。冼有成的创作随性、随意,作品多简洁朴拙。他不喜欢复杂的工艺,更不愿意做重复劳动,他的创作以原作孤品为主,极少翻模的精品。《乾坤正气》塑造戏曲舞台上的关公形象,在冼有成的作品中算是工艺比较复杂的。作品基本身体造型有模子,但胡须、头饰等细部每件都需作者亲手做,脸谱、服饰、青龙偃月刀的纹饰都需要作者本人亲手画,算是半原作。作品获首届佛山市工艺美术创新市长奖.银奖并被市政府收藏后,不少经销商和收藏家要求订做,冼有成做了二三十件就实在没有耐心再做这种重复劳动。不过由于数量少,工艺精,《乾坤正气》仍然成为收藏家热心追捧的作品。

冼有成的浪漫气质还体现在其作品的写意特征,这一点得到了与会专家的一致认可。作为中国本土雕塑,石湾陶塑原本是重神轻形的,它粗犷朴拙却生动传神,追求一种体现宇宙生命、抒发个人灵性和身体感觉的审美意识,在文化理想、美学精神与造型体系上自成天地。代表石湾陶塑水平和特征的瓦脊公仔以及陈祖的《李铁拐》、刘佐朝的《读书老人》、潘玉书的《风尘三侠》、刘传的《布袋佛》等作品,都是写意精神的经典之作。冼有成的性格特征正好契合了中国传统艺术写意抒情的审美观念和艺术精神,他的作品不对物象做机械模仿和客观再现,而是注重对内在神态、精神风度的刻画与描写,以夸张、简练、含蓄的形象表情达意,托物言志,追求象外之意、象外之境,使作品更加注重神采与风骨、气韵与神韵,在“似”与“不似”之间,创造出一个个寄托着主体审美情感的生动形象,达到了以简胜繁、以敛胜扬、以无胜有的传神写意的艺术境界,有一气呵成的痛快,凝固着艺术家的瞬间感悟和生命激情,离形得似,虚实相生,稚拙中见天真,随意中显妙趣,给人一种潇洒、自由、诗意的感觉和意犹未尽的想象空间。从这个意义上讲,冼有成是石湾陶艺传统的真正继承者和发扬者。

在石湾陶艺界,魏华显得有些“另类”。湘西苗族而非石湾土著;接受的是学院教育而非师徒传承;先后在佛山雕塑院、广州美院供职而非以陶为生的“自由职业者”;对陶艺不是“从一而终”,做陶艺之前做过铜塑、木雕,之后又常常“出轨”,玩装置、玩水墨、玩书法等等。当然,最“另类”的还是他的作品。如果你是一个外地人来到佛山,你一定会注意到一些陶质的公共艺术作品:亚洲艺术之门、公仔柱、公仔墙、马桶瀑布、大岗瀑布……这些充满想象、富有创意的作品就出自魏华之手。

魏华最早引起人们关注的,是他的“新公仔”。上世纪末还在佛山雕塑院任职时,魏华借鉴石湾公仔的图式,创作了一批人物,如《知者》、《夫妻》、《伟哥时代》等。这些作品具有石湾公仔的幽默、睿智和夸张、传神,但更加注重用调侃、反讽、怪异、象征、暗示、隐喻和变形等方式表现当代人复杂的精神世界和生命状态,借鉴石湾陶塑,一方面,颠覆了传统雕塑纪念碑式的雕塑观念,给当代雕塑赋予了一个无须仰望的平民视点,使雕塑生活化,平民化,开启了石湾陶艺玩世主义雕塑的先河;另一方面,又使他的创作摆脱了对西方现代主义的模仿,在回归本土文化中得以升华。雕塑理论家孙振华把魏华这类人物雕塑称之为“新公仔”:“新公仔的笑声是颠覆性的,在雕塑上,人们看到了太多的纪念碑,习惯了用正面性、普遍性、用庄严、肃穆来界定雕塑。当新公仔以它的诙谐,搞笑的形象出现时,便具有了四两拨千斤的力量,……它们扩展了雕塑在鉴赏上的感觉空间。在古典主义雕塑面前,人们习惯了严肃、深思、缅怀、激昂的感觉方式;在现代主义的雕塑面前,人们习惯了惊愕、茫然、恐怖、亢奋的感觉方式;然而在新公仔这一类雕塑面前,过去的感觉方式都化为轻松的一笑,人们终于可以从无形的强制和压迫中解放出来。”由于观念超前手法新颖,目前魏华这类作品的市场主要在国外和北方,但与会专家充分肯定了魏华的创新和探索,认为这种创新和探索大大丰富了石湾陶艺,其积极意义不言而喻。

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城市建设对文化内涵的要求越来越高,环境艺术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陶艺作品由于更加贴近自然,更能体现传统,已经逐渐成为现代城市环境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石湾陶艺历史上就与环境艺术紧密结合,广泛安置于中国南方及东南亚传统建筑屋顶、集石湾陶艺之大成的石湾瓦脊,以及佛山祖庙气势恢宏的陶瓷壁画《双龙壁》,就是石湾陶艺装饰建筑、美化环境的典型例证。但是,如何以自己独特的文化内涵与表现形式出现在现代城市的公共空间,还是石湾陶艺亟需探究的领域。在进行人物陶塑创作的同时,魏华不断探索石湾陶艺走向现代城市公共空间的新路子,致力于将现代陶艺融入城市景观的探索和创新,创作了《公仔柱》、《新公仔柱》、《公仔墙·石湾陶》、《公仔墙·创意佛山》、《亚洲艺术之门》等,为佛山城市建设增添地域文化特色。同时,魏华还注意佛山工业遗存再创造在公共空间中的运用,挖掘佛山发达的陶瓷产业进行当代艺术创作。装置艺术《大缸瀑布》、《马桶瀑布》是他这方面的代表作。《马桶瀑布》选址在原钻石陶瓷厂洁具生产车间与石湾公园的连接处。作品的主题元素有马桶、面盆、水、工业设备等。直接采用该厂陶瓷工业产品的遗存,保留部分原有的机器、设备。通过直接的转换方式,重叠重构,创造了水景、空间、建筑的完美结合,让平庸的生活器物通过视觉的“游戏”,构造了层峦叠嶂的瀑布,推翻了古典意义的视觉审美经验,挑战我们传统的视觉感受,通过媒介材料——洁具,蕴涵了特定区域的文化和产业脉络,使之成为城市记忆的载体,成为城市文化的地标,也为石湾陶艺的发展拓展了更加广阔的空间。

清人李密庵在他的《半半歌》里用形象的语言表现出一种中庸适度的理想境界:“酒饮半酣正好,花开半时偏妍。帆张半扇免翻颠,马放半缰稳便。……”这种境界可以是一种人生状态,也可以是一种艺术追求。封伟民的艺术创作就体现出对这种中庸适度理想境界的追求。

与前两位陶艺“奇人”相比,封伟民的内敛含蓄同样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著名艺术家韩静霆在《沉静与喧嚣》一文中回忆了他与封伟民的三次会面。“胖胖的封伟民是一个安静的人,给我的感觉的平和与从容”,但是“真正的封伟民,岩石下奔腾着炽烈的岩浆,内心涌动着追求和激情!”韩先生寥寥数语,不仅描写出封伟民内敛含蓄的个性特征,也道出了封伟民中庸适度的审美情趣。

在写实与写意的关系上,封伟民既注重把握人物的精神气质和个性特征,又注重表现艺术家的主观情感和独立思考,用石湾陶强烈厚重的质感配合人物丰富的精神内涵,在人物形象中寄托个人的情怀和感悟。他激情涌动而不失节制,思绪飞扬而懂得掌控,浪漫写意而不脱离现实,生动夸张而不离开原型,唯美时尚而不失书卷气,既注重外在的视觉美,又强调人格的气质美,这种中庸适度的审美情趣为他的作品增添了一种东方艺术温柔敦厚的美学神韵,使其作品具有文化的张力和哲理的内涵,具有思辨的色彩和象征的意味,具有高雅的文化品相和文人情调,在当代石湾陶艺中别具一格。

中庸适度的价值取向还体现在封伟民对待传统与现代、市场与艺术的态度上。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如同走钢索一样,在传统与现代、市场与艺术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

封伟民认为,石湾陶艺积淀了深厚的历史文化,其题材内容、制作手法、烧制过程等,都是在传统中发展过来的。没有石湾公仔的过去,便没有石湾陶艺的现在与未来。当代石湾陶艺是扎根于传统之中的,而在传统中创新,在继承中发展,是石湾陶艺的发展方向。同时,作为一位以陶艺为生的职业艺术家,封伟民一方面认为石湾陶艺的商业价值与艺术价值同样重要,陶艺家不仅要创作出自己满意的作品,还要考虑观众的接受能力。另一方面又认为聪明的艺术家不应该被市场牵着鼻子走,而是应该引领市场走。好的作品人们可能一时不理解,但其价值终究会被市场认可。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封伟民在他的作品中大胆借鉴现代艺术夸张、变形、象征、寓意、暗示、隐喻等手段,使作品富有装饰感和现代感,表现出对现代人生命价值、人生意义的体验和追问,表现出现代人复杂矛盾的内心体验和丰富情感,大大丰富了石湾陶艺的人文内涵和时代精神,提高了石湾陶艺的格调和品位。他认为借鉴现代艺术手法,可以使作品获得不同侧面、不同角度的多种解读和阐释,从而达到内涵丰富,以简胜繁的效果。同时,封伟民的创作又不是没有节制、没有选择地盲目照搬现代艺术的观念和手法,而是将其与中国传统水墨、与石湾传统陶艺有机结合,为我所用,形成了独特的富有表现力的艺术语言,使其作品入得庙堂,进得市场,既能得到专家认可入选全国美展,又能得到百姓普遍欢迎进入千家万户。

现代人的精神生活是建立在高度“差异性”基础上的,它在天性上拒绝整齐划一。现代文化形态是开放的、多元的、包容的,既要有主旋律文化,又要有商业文化;既要有精英文化,又要有大众文化;既要有本土文化,又要有外来文化;既要有时尚流行文化,又要有先锋试验文化……正是这个原因,“陶.三原色”活动的主办者对魏华、封伟民、冼有成三位艺术家不同的艺术追求都给予充分肯定,希望籍此促使石湾陶瓷艺术在对传统石湾陶艺的继承发扬和重新阐释中闪现出时代的光辉。


Copyright © 2013 Foshan Federation of literary and Art Circles All Right Reserved
佛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粤ICP备050980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