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留言板  
邮 箱: 密 码: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网上文库>评论

情真意切 别出机杼——评张创辉的几首诗--杨光治

发布时间: 2018-05-03 15:31:58   作者:   来源: 市文联

 

张创辉将此诗集命名为《关门开窗集》,令我颇为迷茫。浏览全集之后认识到,“关门”意是安下心来从事创作,“开窗”是要了解尘世、直面人生——我是从诗歌创作角度来思考的,未必符合他的原意。但这不要紧,反正我是在议论诗歌。

生活是诗歌创作的源泉。“开窗”,令源泉滚滚而至,造就这本诗集内容的丰富多彩——古今人物、社会百态、自然景观、地方风情等无不入诗。其中人物一项包涵甚广:古代诗人、革命先烈、“红头巾”、煤矿工人、留守儿童、补鞋匠、弃婴、残疾人、垂钓者等,都成为抒写对象。张创辉通过这些题材,表现出对真、善、美的热切追求——宣扬人道主义精神,抒发对大自然的热爱,表达对社会某些不良现象的批判,披露自己的美好理想和愿望。

诗歌乃最精粹的语言艺术。“关门”,令张创辉能专心致志地进行构思和推敲词句,所以其作品虽然大多在二十行以下,但都内涵丰厚,与“梨花体”、“乌青体”等“口水”大异其趣。更可贵的是,其中不少篇章充满了新鲜感,就算是那些人们早已熟悉的事物和芸芸众生共怀的情思,也能通过独特的方式表现出来,而且合乎情理,绝非痴人的诳言或哗众的戏说。

下列作品就是证明。

请看《红头巾》。

“红头巾”是对旧社会离乡别井、远赴南洋打工的三水妇女的代称。这些“红头巾,蓝衫,乌裤”的女人,身影已随着岁月的流逝消散了,然而她们的故事却流传下来,张创辉首先通过诗歌塑造她们的形象。光是这两行,就概括出她们的可敬品格:

把憧憬扛在肩上

 把乡愁踩在脚下

“憧憬”句含蓄地写出她们打工的目的,颂扬她们勇于承担改善生活的责任,下一句写她们为此而毅然压下沉重的乡愁积极投身劳动。这一女性特殊群体坚强意志不让须眉。

娘》是触动灵魂的佳作。开笔一节即令人叹服:

娘,能否让我重返娘胎

那是我梦里常常回去的地方

里面没有饥饿、寒冷和烦恼

只有温馨拥着我入睡。

言人之所未言,新鲜之至;却又言之成理,道出了万众共有的心声。诗人的思绪随即伸展到“既可爱又可恶” 的世界和“绝不是赝品/可也不是精品”的 “我”,抒发了新奇得令人诧愕的情思,表达了自己“必须回炉”的强烈愿望。

“我”的愿望是要成为“极品”人物——“拥有爱因斯坦的智商/潘安的容颜”,而“秦桧的嘴脸不能有/孔墨的思想不可无”:“骨头,最好植入/李白风流,东坡倜傥”。这些愿望是绝对不能实现的,但凸显出作者对“人“的完美追求。几十年来,笔者读过的诗歌不下万首,但很少欣赏到如此“无理”而有情的奇特构思。

诗是感情和思想的产物,可是感情和思想必须凭借艺术语言才能表达出来。细节描绘能让读者获得具体的感受,是非常重要的艺术手法,然而我们还应当牢记,精练是诗歌最重要的文体特征之一,因此诗人必须精心选择细节,而且在描写的过程中必须尽量节省文字。张创辉对此很有体会,《一个留守儿童的故事》就是感人至深的例子。这听留守儿童对回家父母的倾诉:

       爸妈,今晚再陪我睡好吗

       这一晚,将温暖365个日夜

       这一晚,足以抵挡玩具的诱惑

       我不知道,从何时起

       爸妈陪睡变得如此奢侈

                

 爸妈,常给家里打电话好吗

       我保证不与爷爷奶奶抢电话

       也不会抓住电话不放

       可我不敢保证

       我的泪水不会泛滥成灾

前者恳求爸妈陪睡,“这一晚”在这名儿童心目中多么可贵!后者恳求爸妈常给家里打电话,这名儿童及其爷爷奶奶多么盼望听到爸妈的声音!虽然“奢侈”、“泛滥成灾”等词语成人化了,但从整体来看,童稚的心态、血肉的真情萦绕诗行。这首催人泪下的作品还从侧面折射出当前大量农民湧到城市打工的社会现象。这固然对提高农民生活和促进城市发展大有好处,然而也割裂了打工者的亲情,令人关注、叹息。

思念故乡乃人之常情,因而也是诗歌的永恒主题,导致历代以来名篇迭出。唐朝的李白通过望月来抒发,当代的余光中通过邮票、船票、坟墓、海峡来寄寓,都是绝唱,张创辉的《梦回故乡》也情味隽永,可读性很强。

故乡在美妙而忧伤的乡音里,风说

故乡在母亲期盼的目光里,月亮说

故乡在梦中滚落的泪珠里,我说

开头这三行已不同凡响,跟着通过“小时候,我住在故乡/牛背上驮着童真/稻田里拾起野趣”的铺垫之后,进一步抒发乡思:

        长大后,故乡住进心房               

我带着故乡游走他乡

    

        离家时,已开始回家

        回家,永远在路上

 这几行语言平易的叙写,没有使用“思”、“爱”之类的词语,但思乡爱乡的深情渗透字里行间。这是言浅意深、别出机杼之作。

笔者钟爱的作品不止这几首,这几首也不一定是诗集中最优秀之作,然而都特色鲜明。除此之外,写人的《补鞋匠》、《 用双脚撑起一个家的人》,咏物的《木棉花开》,写乡愁的《 醉月夕》和《血染的乡愁》,写人生感悟的《我和我》和《假如》,描绘地方风情的《品读姑苏》和《佛山秋色》,表现生活情趣的《我扯一下生活的衣角》和《松江遇钓者》,批判贪官的《高处不胜寒》等,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由于篇幅关系,笔者不一一予以评析。

可以肯定,张创辉在诗歌创作方面已取得良好的成绩,愿他继续“关门”、“开窗”,不断创作出富有感染力和启示性的佳作。

   

    (杨光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花城出版社原副总编辑、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Copyright © 2013 Foshan Federation of literary and Art Circles All Right Reserved
佛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粤ICP备05098089号